*望漩涡之女友的沉沦(11)


    我起起伏伏,gao声*叫,浑身都被汗shui打*。

    我一边在主人的**上上下颠簸,一边拿起了我的gao中校服,撑开,经典永不过时的蓝bai配*,袖口长时间的与桌面摩擦破了好些个*,上面有许多自己*手*补的痕迹。

    领子上的一朵小梅花是我在一本杂质上看到教刺绣手工*手*上去的,袖子上的bai边chu有墨shui被一遍一遍清洗后留下的浅浅印记,后背脖子往下是一个讨厌的后桌**用圆珠笔画上去的小乌*。

    我拿着这件浓缩了我最为难忘时光的校服,披在身上,手臂穿过袖口,拉好拉链,鼓囊囊的*脯把十五中的校徽gaogao*起。

    我的**早就被主人的大***得红肿*痒,主人双手扶着我的腰,原来宽松校服下面我的腰是这样的纤细柔韧,我的*发垂落,乌黑且顺滑,班级里的女同xue就没有不羡慕自己的*大的,上面还有一个粘满shui钻的发箍,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用周末休息时间,发超市促销的广告单拿到第一个赚的十块钱买的。

    而我此时黑发飞舞,长刘海完全黏在了额*渗出的汗shui中,我脸上的妆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一颗青*痘的脸dan布满细汗的,张嘴大口*气,就像是正在进行八百米测试。

    测试结束,我噘起涌出汩汩bai**液的大pi股,跪趴在主人双*中,用**将主人的**擦拭得gangan净净。

    随后我平躺在主人的双*之间,脑袋枕在主人的大*大*上,*舐着主人的dandan,现在装满自己子*的*液就是刚刚从这里满出来的。

    我的手此时没有去揉撑起校服的**的*子,也没有去扣红肿的*蒂,反而抓起校服裤子,两条*漉漉的长*弯曲抬起,一下子就穿过了裤*。

    提好裤子,手*松开松紧带,光洁没有一ding点赘*的小腹上,发出啪的一声。

    我重新跪伏在主人的胯下,大pi股gaogao噘起,原本宽松的校服裤此时却清楚得印出了自己*部的*廓,因为长时间与凳子摩擦,pi股dan位置被磨薄了许多,现在看自己噘起的大pi股,好像能透过纤维*隙看到里面bai花花的*。

    我缓慢停止了吮*主人的大**,站起身,穿上短袜与运动鞋,双手*在校服口袋里,静静的站着,彷佛在等人。

    一个穿着棕灰*小熊布偶服,**这可小熊*套的gao大身影进入我的视线,我的心跳猛然加速,是小杰!自己第一次遇到小杰时,他就是穿着这样的,我兴奋得直接把小熊抱住,*埋在小熊的*膛中。

    我摘下小熊的*套,纹身,hu茬,耳环,黄*的短发还有那不rong拒绝的*神……不,不是小杰,是,是主人!我想逃走,但*软的双*根本使不上劲。

    这是梦吗?如果是的话,我想尽快醒来,但……主人搂主我的腰上下其手,校服被揉的皱皱**,*子,pi股全都被主人的大手大力揉捏,感觉很强烈。

    我挺起*膛,踮起脚尖,一条*勾在主人的*上,热烈得回应着主人的吻,让他能更rong易摸到自己想让他摸的地方。

    这模样就像是电视剧中热恋的情侣一般。

    我的裤子逐渐垂落在小*上,我的双手环在主人的脖子上,一条*被主人的胳膊托举,主人的大**则*在*shui早就泛滥,渴求大***的**里。

    我一边gao声喊叫,一边尽力抬起*向主人索吻。

    这个姿势我曾经在和小杰在gao中小树林里散步时撞见过,还和小杰蹲在草丛里看了许久。

    小杰说那是*货,这样子不好。

    但我当时很想小杰这样子对待自己。

    现在我这个*货被主人这样猛*,我……我的双手放在梳妆tai上,pi股gaogao噘起,主人的大**在后面进进出出。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动作是又一次中午吃过午饭后发现忘记拿宿舍钥匙,重新返回教室,看到隔壁班中有一男一女用这样的姿势*媾。

    男的是个小混混,不过对方的**是xue校的老师,女的是成绩没有掉出过年级前二十,值得我仰望的存在。

    我记得当时躲在窗户下*看的我两*发软,道都没法走,小腹下彷佛烧起了一团火,因为楼道里有监控,我不敢去触摸感觉很奇怪的两*之间。

    那天下午上课时自己晕晕乎乎的,晚自习后大家都走了,教室里只剩下一个**煳煳的自己。

    我站起身,用课桌的桌角在小腹下磨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xue校保安来赶人。

    现在的我不必像当初磨桌角时想象小杰站在身后,主人的大**现在就一下一下,一下一下得从后撞击着我的子*。

    每撞一下,我就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冲撞一下,一下一下得被撞得七零八落,*七八糟。

    我趴在主人身上,校服裤子坠在脚踝chu,躺在小杰睡觉位置的主人大**在我的**中缓慢摩擦,每一次都是从**摩擦到子*,又从子*缓缓摩擦到**。

    没有之前热烈如疾风的爽快感觉,但这种缓慢被填满,往自己浴火缓慢添柴的wen柔*也让自己mei得彷佛置身云端。

    「主人,*小丽,*小丽想要……」

    「小丽想要什么呀?」

    「想要主人的大**捅小丽的**,更,更用力一些。」

    我伸出**跟主的搅合合在一起。